國企指數
恒 指波幅指數近20日

VIX指數 近5日

上証綜指
深圳成指
滬深300

2018年1月12日 星期五

平恆是胸 - 嬸肉揮 2018年1月12日

平恆是胸 - 嬸肉揮 2018年1月12日


沈旭暉假如雲加真的成為「利比里亞國師」
前世界足球先生韋亞(George Weah)當選利比里亞總統,就職典禮邀請的貴賓,除了各國政要,還有球場上的恩師——英超球會阿仙奴的法籍領隊雲加(Arsene Wenger)。

青訓哲學用于小國
雲加任教阿仙奴已經第21年,但他與韋亞結緣是在法國

球會摩納哥,韋亞多次表示雲加的教導改變了他的一生,當選總統而不忘本,為球壇津津樂道。

不少網友打趣把雲加稱為「利比里亞國師」。其實,就是韋亞真的委任雲加一官半職,例如「利比里亞經濟特別顧問」,也不是天方夜譚(鄰國喀麥隆便委任球壇名宿米拿(Roger Milla)擔任「全國巡回大使」)。利比里亞內戰後百廢待興,淪為全球最貧窮國家之一,超過85%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下,「拼經濟」自然是第一要務。現任總統瑟利夫(Ellen Johnson Sirleaf)是哈佛大學畢業、曾在世界銀行工作的經濟學家,韋亞跟她相比,單就專業範疇,自然遠遠不及。

雲加昵稱「教授」,雖然沒有博士學位,但極擅理財,總是在轉會市場低買高賣,而又能保持「前四」成績,令阿仙奴的財政狀況十分穩健,班主極其安心。這套經濟哲學如能應用在小國,懂得怎樣低價開發國內資源、再高價引進國際投資者,似乎更加合適。

雲加另一大「核心價值」就是青訓,畢竟從小培養年輕球員,再把他們賣來賣去,才是一本萬利的投資,例如法國球星亨利(Thierry Henry),就是雲加青訓的生招牌。在球迷對「第四」這個「核心價值」愈來愈不滿的嚴峻壓力下,雲加依然堅持起用年輕人,在講求實時成績的職業球壇,更見難得。

目前利比里亞超過六成人口是文盲,怎樣普及教育,也是一大挑戰:除了爭取資源承辦義務教育,培養了的人才怎樣發揮,目前也沒有任何機制。

假如雲加能像搞球會青訓那樣,為利比里亞建立全國教育制度,協助融資之余,也為學生爭取往海外進修、工作的接駁,自然功德無量。

或有機晉身董事會
在地緣政治角度,西非是法國勢力範圍,英語國家屬少數,美國黑奴解放後建立的利比里亞,則以美國為「精神宗主國」,總統傳統上都與美國建立緊密關系;現任總統瑟利夫長期在美國工作,便頗有美國附庸的影子。

韋亞雖然也在美國有居所,但與法國關系更密切:他首次出外工作是加盟喀麥隆球會,屬法語區,然後在法國球壇成名,說得一口流利法語,甚至有傳已加入法國籍(為他否認),雲加就是親自飛往喀麥隆,把他簽回法甲球隊摩納哥。

在特朗普時代,美國孤立主義傾向表露無遺,連在亞太區的存在,也要跟盟友討價還價,更不可能有多少熱情支持利比里亞。瑟利夫在位時,積極發展對華關系,就是作為後著。法國現任總統馬克龍卻積極拓展外交,在西非的法國勢力範圍,作出不少動作,例如牽頭成立跨國反恐機制,顯示出美國久違的魄力。如果利比里亞委任雲加為「國師」,作為爭取法國援助的橋梁,這樣既符合法國國家利益,也暗合西方陣營平衡中國的計算。

說到底,雲加在阿仙奴始終是要退休的,應該知所進退。假如通過成為「國師」而退,很可能還能進入阿仙奴董事會,攀上人生最高峰之余,壓力又會比前線工作輕松。至于阿仙奴球迷,無論是「迷雲黨」還是「反雲黨」,都會為不同原因而慶祝。在平行時空,這是完美結局。

平恆是胸 - 嬸肉揮 舊文